我的位置: 首頁 > 貴州 > 正文

【貴州援鄂抗疫戰報】15厘米!以命搶命的插管——訪鄂州前線最危險的插管醫生

  肺,好似被壓榨在兩扇磨盤里;嘴,一張一合,能吸進肺里的氧氣越來越少;生命,在這一刻,脆弱不堪……

  突然,一根導管從氣管插入,猶如閥門打開,空氣呼呼地灌入肺部。

  又能呼吸了。

  他動不了,無言的道謝是眼角滑落的淚滴;他不知道,建立生命通道的過程,是醫生的“以命護命”。

  戰“疫”前線,氣管插管被稱為最危險的操作。

  15厘米,是醫患之間的距離。

  此時,患者的口腔、氣管開放,正壓的下呼吸道可能有數以億計的病毒隨著氣溶膠噴濺而出,直沖操作者面部;患者會嗆咳、反流,飛沫瞬間充滿操作房間,醫護感染的風險極大。


傅小云正在為危重癥患者氣管插管


  “仍然要做。”貴州醫療隊隊員、鄂州市中心醫院醫療組組長、遵醫附院重癥醫學一科主任傅小云話語不多,眼神里透著一股韌勁,“先盡最大努力把病人挽留住,再說。”

  鄂州市中心醫院收治了全市最危重的新冠肺炎患者,像傅小云一樣負責為新冠肺炎患者進行氣管插管治療的醫生,還有不少。


傅小云正在為危重癥患者氣管插管


  呼吸機,分秒必爭的第一步

  初見傅小云,是在貴州援鄂醫療隊前線指揮部。他中等身材,身著干凈的藍色襯衣,眉宇間平靜如湖,聲音不大,語速利落,有一種力量。

  作為貴州第一批援鄂醫療隊隊員,這位重癥醫學專家在鄂州市中心醫院RICU里已工作了36天,一天無休,哪怕接到“強制休息”的通知,他仍然出現在RICU病區。

  “不去,他們沒有主心骨。”

  這句聽上去有些自負的話,從傅小云口中說出,大家都在點頭。


傅小云正在檢測患者生命體征


  傅小云是貴州醫療隊中,第一個進入鄂州市中心醫院RICU的重癥醫學專家,“里面有8張病床,有8位新冠肺炎危重癥患者。”

  這些患者“特別嚴重”,血氧飽和度在50%—60%之間,正常人是93%。

  這是一個什么概念?

  傅小云形容,機體處于窒息的狀態。

  供氧,分秒必爭。

  回憶起當時的情景,坐在記者面前的傅小云眉頭一下皺緊,“心里很急。”他說,“那時,疫情蔓延沒多久,我們對新冠肺炎的理解和認知非常少,沒有太多可以借鑒的治療方法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。”

  即使是“摸著石頭過河”,上呼吸機,也一定是“踏出的第一步”。

  2月1日,傅小云帶著4名醫生,20位護士進入“烽火連天的戰區”,戰斗打響。


傅小云


  插管,近距離暴露在病毒之下

  雖然沖鋒在距離“病毒炮火”最近的地方,傅小云團隊相對硬核的裝備仍顯常規,隔離衣、防護服、口罩、乳膠手套、護目鏡、防護面屏,沒有防護能力更強的正壓呼吸頭套。

  “插管時,能聞到患者喘氣的氣息。”醫生要用最短的時間,把喉鏡插入,尋找導管進入的空間和位置。

  這個動作讓患者氣道直接開放,大量的病毒向外擴散。

  “必須要快,環境不允許,患者更不允許。” 傅小云說,在這樣的環境中,插管醫生要以最快速度完成全套流程;對于新冠肺炎危重癥患者來說,缺氧耐受力差,一般插管在3到5分鐘內完成,“但是在這里,要盡量控制在兩分鐘之內。”

  2月1日當天,傅小云為3名危重癥患者插管。

  至3月6日,他管理的RICU有4位危重癥患者治愈出院;他的團隊沒有一名醫護人員感染。


傅小云正在檢測患者生命體征


  感性,被理性深深掩藏

  采訪傅小云其實挺難的,不敢直接約,怕打擾他工作。第一次給領隊電話相約,回答:傅小云在救人;第二次,是在夜里10點30分,想著是不是“有機會”,領隊10分鐘后回話,傅小云在救人;這一次是趁著他來前線指揮部開會,終于對上了話。

  “最難的時候,挺過來了。”傅小云簡單的一句話,包含著外人難以想象的驚濤駭浪和超負荷的救治,還有防護服下的壓力與恐懼,特別是有時面對危重癥患者的無力。

  “沒法感性,必須理性。”回答記者提問時,他的言語有些低沉,沉默了一會兒,眼圈微微發紅,“當面對患者家屬,必須做出選擇時,是最難最難的。”突然哽咽的聲音下,有無奈、有惋惜……

  “不說了。”他擺擺手,“我們能做的,是堅持不放棄任何一個危重癥患者,哪怕到最后也不放棄。”面對強大的病毒,看著脆弱的生命,理性的他,言語少有的感性。只是這樣的感性,有些悲壯。


胡杰進入鄂州市人民醫院RICU工作


  血,噴射在他的隔離衣上

  2月16日,貴州第六批援鄂醫療隊抵達鄂州,遵醫附院重癥醫學一科胡杰副主任醫師經過院感防控培訓,進入鄂州市人民醫院RICU工作,他干的第一件事,也是氣管插管。

  “最多15厘米,可能更近。”胡杰很認真地形容他和患者的距離。

  胡杰說,3月5日,一位危重癥患者病情急轉直下,呼吸困難、嚴重缺氧,必須馬上動手把氣管切開,接上呼吸機輔助呼吸。


遵醫附院重癥醫學一科主治醫師代大華


  情況十萬火急,遵醫附院重癥醫學一科主治醫師代大華快速把患者氣管切開,將輸氧管送進對方的肺里。患者因生理反應劇烈咳嗽,加之本來就有牙齦出血,血痰突然噴射出來。

  危險襲來的一瞬間,明知道直接從肺部噴出的血痰最“毒”,包括代大華在內的所有在場醫護人員沒有猶豫,沒有停下,密切配合著吸痰、打鎮定劑、插管、再插管、上呼吸機。

  “搶命要緊,顧不上的。” 胡杰感慨地說。

  搶救成功,患者的呼吸順暢了,但是代大華防護服的胸前部位已經被血痰染得鮮紅。

  救人時,沒有醫生護士想到自己,盡管有人事后也擔心過,但就如傅小云說的那句話:“總要有人去做,那就我們來。”

  從2月19日至3月5日,遵醫附院醫療團隊和鄂州醫護力量攜手,戰在鄂州市中心醫院RICU和重癥一病房、二病房,共計54名患者出院,其中重癥23人,危重癥1人。


貴州日報當代融媒體記者 劉丹

編輯 晏海艷

編審 王璐瑤

双色球内部人员微信号 深圳风采35选7 海南体彩环岛赛号码统计 广西体彩11选5 山东十一选五中奖说明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视频 贵州快3遗漏数据查询 二三四五2020年目标价 内蒙古11选5在线购买 pk10冠亚和抓码方法 福建36选7玩法 股票配资穿仓 安卓手机ps软件哪个好 香港红姐统一彩图图库+百度 上证指数是什么意思 一分快三技巧顺口溜 安徽11选5任5多少注